【散文】微湖看荷-枣庄矿业
职工艺苑
【散文】微湖看荷
发布时间:2019-08-13 文章来源: 作者:□ 胡善聚 浏览:

 

看一朵荷,仿佛看人的一生。曹植在《芙蓉赋》中说:览百卉之英茂,无斯花之独灵。一旦与荷花结缘,就是穷尽一生的依恋。

世人皆知荷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,却有几人真正懂得荷呢?是啊,每个人都希望遇见一个懂自己的人,荷亦一样。走过微山湖的四季,荷香远清,娉婷万种,望一湖碧绿,听一朵荷开,吟一阙诗词,让温婉动容的时光在指尖捻成最美的诗。生命中的四季,总有某个时刻,需要与花对看。

初春时节,冰雪刚融,小荷在湖水的怀抱里也伸个懒腰惺忪地睁开眼,像初生的孩子,一点一点吮吸着阳光雨露开始成长。那小小的叶片由嫩黄向碧绿一汪汪地舒展,“浮香若待花,春风静如画”。到了暮春,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头”,儿时的我们在这儿嬉戏留下那么多的回忆与美好。

夏天的荷,有种别致的美丽,犹如情窦初开的少女,朵朵润透,含羞掩眉。有的微笑绽放,有的欲醉半合,真是“犹抱琵琶惊行人,半醉半梦闻荷香”,怎一个醉眼朦胧!若是空中再落点雨,慢慢地将荷包裹,风从水面悠悠掠过,一群野鸭扑愣愣而过,留下的便是暗香几许。

走过秋季,走过的是一段中年人生,“含笑隐身开,怡香留世人”。瞧,满湖的荷花,叶片有的开始萎缩,有的打着卷儿,有的莲篷高高擎起,虽不再倾国倾城,却不动声色地将最美的精神之魂存留。这时的荷,不争不怒,不急不燥,在岁月里静守一份淡泊从容。

冬天的微山湖,覆上一层薄薄的雪,整个湖泽就是一幅美丽绝伦的童话。荷虽已残败,一眼望去,下垂的荷象无数的音符在水面上点点起伏,唯有风儿是弹奏者,又似一卷卷岁月图画,徐徐展开。留得残荷听雨声,在微山湖已不是神话。

无论时光过去多久,或微山湖的荷如何漫开,在家乡人的眼中,在喜欢的人眸中,都是最初纯洁的样子。从春叶到夏花,从秋酩到冬枯,从幼年到老年,荷过四季,生命轮回。人的一生,与荷何其相似。

荷有荷骨,人有风骨。遇见荷,似乎也遇见另一个自己。与其说我们在看荷,莫不如说荷在看我们。如荷一样,你来或者不来,兀自盛开,寂然欢喜,沉静芳香。